-

該不會是苗威吧?

江羽在門口墊著腳望瞭望,轉念一想,如果是苗威,那瘋丫頭和他應該早打起來了纔是。

“在門口看什麼呢,走進去喝酒去!”

瘋丫頭拉著他進入包廂,不過江羽的到來並未引起關注。

包廂裡一共有十幾個人,男女參半,此刻這些人都圍著一個青年轉悠,敬酒的敬酒,奉承的奉承。

明明那青年五音不全唱歌像是鬼哭狼嚎,眾人還紛紛讚譽說他不去當歌手可惜了。

葉辰的這些朋友都隻是普通人,葉辰冇告訴他們這是千尊島弟子,隻說是一位重要的客人。

對於葉辰來說都是重要的客人,那這個青年的身價,至少也得和葉辰不相上下啊!

所以葉辰的朋友對他顯得很熱情。

瘋丫頭把江羽拉到一旁喝酒,瞥了那邊一眼,嘀咕道:“一個個馬屁精!”

這些人裡也有不少人認識瘋丫頭,也知道她身份特殊,但瘋丫頭的脾性卻讓人敬而遠之,所以都冇什麼人願意跟她說話。

以至於她帶了個人進來也無人搭理。

當然,瘋丫頭並不在乎這些,來這兒隻有兩個原因,一是給葉辰麵子,二是玩。

而且江羽的穿著也十分普通,看起來並不是那些有錢二代想要結交的對象。

在場的人當中,或許就隻有一個人在關注瘋丫頭,那就是來自千尊島的那位弟子。

目光在瘋丫頭身上掃來掃去。

不得不說,初見瘋丫頭的人難免會被她的外表所吸引。

同樣是男人,江羽又如何不知道那個千尊島弟子心裡的想法,但自己卻是一點也不擔心,瘋丫頭什麼脾性,他很清楚。

那個千尊島弟子如果隻是看看便也罷了,若是敢有其他想法......

那瘋丫頭前些時候從電影中學到的酷刑,就要學以致用了。

那千尊島弟子在關注瘋丫頭的時候,自然也注意到了瘋丫頭身邊的江羽,眼中充滿了敵意。

因為在場的人都和瘋丫頭保持著距離,唯有江羽跟她坐在一起,而且看起來有種親密無間的感覺。

於是,那千尊島的弟子開口問道:“那位朋友是?”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江羽,有人頤指氣使道:“喂,羅哥問你話呢!”

這語氣,著實讓人不爽。

但江羽忍住了,算是給葉辰麵子,起身淡淡道:“我是葉辰的朋友,江羽。”

那千尊島弟子朝他招了招手,道:“我叫羅鬆,大家都是葉辰的朋友,過來陪我喝兩杯。”

江羽心中冷笑,喝兩杯?

恐怕喝酒是假,把他從瘋丫頭身邊叫走纔是真!

不過江羽還是很給麵子,端起酒杯走過去陪羅鬆喝了兩杯。

然後,他就遭遇車輪戰了。

十幾個人把他圍在那裡,不停的敬酒。

而把他叫過去的羅鬆,則是端起酒杯坐到了瘋丫頭身邊。

“聽說你也是修者?”

他們二人今天也是初次見麵,見麵的時候瘋丫頭自我介紹過說:“我姓白,大家都叫我瘋丫頭。”

她的自我介紹很簡單,後來是葉辰暗中跟羅鬆說瘋丫頭也是修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