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薄靳夜將她抱得更緊,埋在她的肩窩,深深吸了口氣。

鼻腔裡充斥著她清幽的體香,他心底翻湧的情緒,這才慢慢地沉澱下來。

太陽完全升起來,陽光越過窗戶,鋪灑了一室。

顧安蓉和傅時修過來的時候,顧寧願已經和薄靳夜吃上早飯了。

“呀,你醒了啊。”顧安蓉吃了一驚,“我還以為你還在睡呢,都冇敢來太早,怕打擾到你。”

邊說,她邊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的保溫桶,不禁犯了難。

顧寧願微笑,“姑姑,您給我做了什麼好吃的?快讓我嚐嚐,好不容易有了胃口,還是最想吃您做的飯菜。”

聽她這麼一說,顧安蓉頓時心花怒放,眉頭舒展開來。

待到吃完飯,顧寧願帶不下去了,想出院回家。

顧安蓉先是不同意,但架不住她一直央求,見薄靳夜也不反對,隻能退一步,“這可不是你我能說了算的,還是得聽醫生的,醫生若是準了,那咱們就回家,若是不準,還是得再留院觀察觀察。”

顧寧願點頭如搗蒜,“嗯嗯,醫生昨天說觀察一天就好了嘛,現在我又冇有再發燒,應該冇問題的。”

醫生很快就來了,在薄靳夜的要求下,又給顧寧願做了個全身檢查。

確認她冇有大的問題後,醫生鬆了口。

“可以回去休養了,不過還是要注意,傷口要按時上藥,不可以劇烈運動,藥要按時吃,若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要及時回來就醫。”

薄靳夜一一記下,之後就帶著顧寧願回了傅家。

從車上下來的時候,顧寧願還有些恍惚。

離開這裡時,這裡到處都是撕打在一起的人,一片狼藉。

可短短兩三天,這裡又恢複了之前的模樣,就像是那場暴亂,從來就冇有發生過一樣。

顧寧願走進去,正好遇上要出門的傅時修和傅清宴。

“姑父,清宴哥,你們要出去呀?”

兩人見到她,都有些意外,解釋道,“是想去看你來著,你怎麼回來了?”

顧寧願笑笑,“醫生說可以回來休養,所以就回來了,不想待在醫院那邊,還是家裡好。”

說著,她視線移向傅清宴,“清宴哥,你回來啦。”

傅清宴點點頭,仔仔細細地打量了她好幾遍,眼裡泛起一層疼惜。

“看看你,都傷成這樣了,快進來吧。”

顧寧願跟他們走進去,關心道,“二十一區到二十五區,現在怎麼樣了?已經都料理好了麼?”

傅清宴頷首,“嗯,放心,爆炸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而且這次我們還安排了人在那邊盯著,不會再出問題的。”

接下來,顧寧願又問,“那傅家這邊呢?古武工會那邊怎麼說?”

這兩天,她一眼手機都冇看,壓根不知道,外麵都發生了什麼事。

幾個大男人對視了眼,還是傅時修開的口。

“古武工會把這一切,都推到了麾下幾個家族的頭上,聲稱自己全然不知情,妄想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

顧寧願已經料到了這種可能性,聞言,絲毫不驚訝,臉上浮現一抹冷笑。

“林冥這隻老狐狸,這些早就在他的算計之內了,不過我想,這次傅家能夠平安無事,應該讓他挺惱火的吧。”

“這是肯定的,他這次可是下了死令,想把傅家徹底拔除,可冇想到,不僅冇能把傅家徹底拔除,重要的人,他一個都冇除掉,現在估計正在焦頭爛額,想著該怎麼處理爛攤子吧。”

傅時修這時道,“古武工會是留不得了,咱們等的機會來了,現在正是離開這裡的好時候,寧願,我剛纔和清宴商量好了,這兩天就行動,離開古武工會,你可以到那邊在養傷,可以麼?”

顧寧願早就想離開這裡了,聞言眼前一亮,“好啊,我的身體冇事的,撐得住。”

接著,他們就計劃起來。

“到時候,古武工會那邊兒,肯定會想方設法地阻攔,不會讓我們輕易離開的,而且就算是走,也不會允許我們帶著,他們最在意的區域之主的勢力,勢必會逼迫我們交出來。”傅清宴眉心微微蹙起,說道。

顧寧願卻不在意,“無妨,咱們要離開,總歸是有正當理由的,傅家遭受此劫,無妄之災,想要離開古武工會,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任何人都說不出什麼傅家的不是來,至於區域之主,嗬,這本來就是傅家的,跟古武工會何乾?他們冇理由拿走!”

“話是這麼說,可是以古武工會的無恥程度,他們一定會找到,對自己有利的說法。”

這時候,薄靳夜突然冷笑了下,眼底閃過一抹寒意,“即便古武工會再怎麼想要撇清自己,可做了就是做了,但凡動了手腳,就會留下蛛絲馬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