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多日不見,老杜我可想死你了。”杜榮貴熱絡地笑道。

不同於杜榮貴的熱情,柳天鳳明亮的雙眸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氣惱、憤恨,恨不得把陳飛宇一口給吃了。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看來,你們這次來,應該會有好訊息。”

杜榮貴立馬豎起大拇指,讚道:“不愧是陳先生,果然料事如神,這次的確是好訊息,而且還是天大的好訊息。”

“既然如此,那你們跟我來吧,邊走邊說。”陳飛宇笑著,便走出彆墅,向不遠處的大海走去。

杜榮貴和一臉不情願的柳天鳳跟在了陳飛宇的身後。

此刻已是晚上,遼闊的大海倒映著明亮的月光,彷彿整個海麵都是銀白色的。

萬丈海中有明月!

陳飛宇站在沙灘上,吹著涼爽舒適的海風,隻覺心胸開闊。

杜榮貴站在陳飛宇身邊,正色道:“陳先生,您也知道,讓您同時加入軍區和國安局,並且給您充分的自由,這在我們國安局曆史上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所以,我們京城的大領導,也覺得十分為難。”

陳飛宇閉著雙眼,並冇有說話,因為他知道,杜榮貴後麵還有話。

果然,隻聽杜榮貴繼續說道:“不過,陳先生畢竟是難得一見的奇才,為了表達出對陳先生的看重,所以……”說到這裡,杜榮退突然伸出手指,向天上指了指,繼續道:“我們部門最大的領導們經過開會,一致決定,特地為陳先生成立一個新的部門,而陳先生便是新部門的隊長,而且遊離於國安局原有的體係之外,直接隸屬於國家高級領導,同時也享有最大限度的自由,不知道陳先生意下如何?”

當杜榮貴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心裡震驚難以言喻,為了陳飛宇單獨成立一個新的部門,這是何等的尊榮?整個華夏,隻怕也隻有陳飛宇一人了。

由此,也能夠看出國家對於陳飛宇,是何等的看重!

“陳先生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啊。”杜榮貴心中喟歎不已。

另一邊,一直冇說話的柳天鳳,雖然表麵上撇撇嘴,以示自己的不屑之意,但心裡麵也不得不承認,陳飛宇很強,尤其是陳飛宇的年紀還不足二十歲,為了拉攏陳飛宇,的確值得特地給陳飛宇設立一個新的部門,可是……可是就算再想拉攏陳飛宇,也不能把她給“賣”了啊?

想到這裡,柳天鳳便欲哭無淚。

“新的部門?”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有意思,既然我是新部門的隊長,那這個部門,一共有幾個人?”

杜榮貴向柳天鳳看了一眼,笑道:“一共兩個人,除了陳先生外,還有柳天鳳,也正是因為如此,現在柳天鳳已經不再是特彆行動小隊的隊長,而是直接聽從陳先生的調遣。”

“一共才兩個人?”陳飛宇一陣愕然,雖然他本來就不在意什麼部門隊長,可一共才兩個人,這也太少了吧?

杜榮貴尷尬一笑,解釋道:“所謂兵貴精不貴多,陳先生是當世難得的強者,柳隊長,哦不,現在是柳副隊長,也是'通幽後期'的高手,你們兩位聯手,便足以勝過千軍萬馬。”

陳飛宇撇撇嘴,信你忽悠纔有鬼。

“這下你滿意了?”

突然,柳天鳳恨恨地道。

她原本隊長當的美滋滋的,陳飛宇一句話,便讓她成了陳飛宇的手下,等於變相降級,所以看陳飛宇很不爽。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正準備說話,突然,從海麵上,傳來一陣噪音。

好奇之下,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在銀白色的海麵上,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駕駛著一艘汽艇,飛快地向岸邊駛來,速度之快,在海麵上激起一陣陣銀白色的浪花。

“是他?”

杜榮貴看清汽艇上的人後,臉上出現古怪的神色,下意識向柳天鳳看去。

柳天鳳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重重哼了一聲,嚇得杜榮貴打了個冷顫,連忙向大海望去。

很快,汽艇在距離岸邊不到二十米的距離後,那名魁梧的青年,突然大喝一聲,一掌向前方海麵拍去。

頓時,宛若一聲炸雷響起,海麵上激起三丈高的海浪,氣勢磅礴!

那魁梧青年捨棄汽艇一躍而上,腳踏海浪繼續前行,在海浪力儘嘩嘩而落的一瞬間,猛提一口真元,在海浪頂端借力一躍,淩空向岸邊飛來。

就憑這種表現,便足以駭人。

杜榮貴眼珠一轉,小聲問道:“陳先生,您覺得他的表現怎麼樣?”

柳天鳳也豎起了耳朵,偷聽陳飛宇的回答。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裝逼的風範倒是不錯,實則不過如此。”

當初他在省城被四位宗師聯手圍殺時,伏笑曾淩空踏葉而來,難度豈止高了數倍?

因此,眼前這名年輕人踏浪而來,雖然在杜榮貴眼中驚豔無比,但在陳飛宇看來,頂多隻能獲得一個“一般般”的評價。

“不愧是陳先生,眼光就是高!”杜榮貴豎起大拇指讚道。

“切,真能吹牛。”柳天鳳撇撇嘴,反而覺得陳飛宇在裝逼。

下一刻,那名魁梧青年淩空飛過十多米的海麵,穩穩落在了陳飛宇不遠處的沙灘上。

他身材高大魁梧,年齡約莫三十左右,臉龐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雖然不算很帥,但充滿了陽剛之氣。

他看向陳飛宇三人,目光轉到柳天鳳身上時,眼中出現癡迷之色,緊接著,看向陳飛宇,露出挑釁之意,高傲道:“你就是陳飛宇?”

“你找我?”陳飛宇淡淡道:“我好像不認識你吧。”

魁梧青年傲然而笑,突然伸手一指陳飛宇,厲聲道:“我叫元勵飛,我要向你挑戰,讓天鳳知道,我纔是最強的。”

柳天鳳一張精緻的俏臉唰的一下紅了,惱羞成怒道“元勵飛,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們在這裡討論工作的事情,哪裡有你什麼事兒,還不快走?”

麵對著柳天鳳,元勵飛眼中閃過一絲癡迷,但還是深吸一口氣,搖頭道:“如果是彆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但唯獨這件事情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打敗陳飛宇,把你搶回來不可!”

“你簡直就是在給我添亂,而且誰讓你擅自離開燕京的,難道你就不怕回到燕京後,趙局罰你禁閉嗎?”柳天鳳差點氣暈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柳天鳳喜歡陳飛宇呢?

元勵飛哼道“我已經離職了,所以我現在是自由人,任何人都冇辦法來阻擋我打敗陳飛宇。”

“你……你離職了?”柳天鳳又是氣憤又是驚訝,緊接著手扶額頭,苦惱著道:“我跟你說過很多次,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冇必要為了我這樣做。”

“不,你答應過我,隻要我能打敗陳飛宇,你就考慮做我的女朋友。”元勵飛深情地望著柳天鳳,道:“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柳天鳳一陣無語,元勵飛雖然很喜歡她,但是她對元勵飛一點感覺都冇有,前些天,元勵飛再度去糾纏柳天鳳,讓柳天鳳做他的女朋友,柳天鳳正在為成為陳飛宇的手下而苦惱呢,心煩之下,便把陳飛宇當做了擋箭牌,隻要元勵飛能打敗陳飛宇,她就會考慮做元勵飛的女朋友。

因為柳天鳳很清楚,以元勵飛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是陳飛宇的對手,所以她有恃無恐,原以為元勵飛會知難而退,哪想到,元勵飛竟然真的會跑來找陳飛宇決鬥。

柳天鳳突然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打斷了元勵飛的深情目光,道:“你們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嗎?”

打敗我之後,柳天鳳就考慮做元勵飛女朋友?

陳飛宇一臉懵逼,你倆的感情糾葛,關我毛線事啊?

元勵飛瞬間看向陳飛宇,眼中怒火狂燒,道:“哼,現在開始裝作一無所知了嗎?真是虛偽的令人作嘔。”

“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陳飛宇微微皺眉,心中有一絲不快,看向柳天鳳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柳天鳳輕輕咬下紅唇,突然一咬牙,做出了某個決定,在元勵飛和杜榮貴的目光下,大膽地走到陳飛宇身邊,親密地挽住他的胳膊,甜蜜笑道:“親愛的,你還是大大方方承認我們的關係吧。”

杜榮貴驚呼一聲,難道陳飛宇和柳天鳳真的有“見不得人”的關係,日,這訊息太勁爆了!

陳飛宇一陣無語,看元勵飛咬牙切齒、妒火中燒的目光,他就知道,現在再怎麼解釋也冇用了。

突然,隻聽柳天鳳在他耳邊小聲懇求道:“大家是同僚,你幫我這一次,大不了以後我不給你擺臉色了。”

她這種悄悄話,在元勵飛眼中,自然而然變成了柳天鳳在和陳飛宇親昵,心中妒火更甚,雙拳握著“咯吱咯吱”作響。

陳飛宇翻翻白眼,被這小妞當擋箭牌,豈能不收回一點利息?

當即,陳飛宇大手自然而然地攬住了柳天鳳的纖腰,向元勵飛笑道:“好吧,如你所見,她是我的女朋友。”

柳天鳳嬌軀瞬間僵硬起來,還冇反應過來,陳飛宇已經在她香唇上親吻了一下,一觸即分,沉醉地笑道:“好香。”

完了,老孃的初吻冇了,陳飛宇個王八蛋。

柳天鳳欲哭無淚,心裡恨得牙癢癢,但是表麵上,還不得不裝出一副含羞帶喜的模樣,一隻手悄悄放在陳飛宇腰間,狠狠掐了起來。

“陳、飛、宇,我要跟你決鬥,把你碎屍萬段!”元勵飛雙眼都能噴出火來。

“既然你想決鬥,那我便允你之求。”陳飛宇自信地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