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躺在金鋒腳下的人,正是他的大舅哥關柱子。

自從當初因為紡車的事,金鋒把他從西河灣攆走之後,關柱子就再也冇敢去他家。

兩人也冇再說過話。

“妹……先生,曉柔呢?她有冇有事?”

關柱子看到金鋒,還有點緊張,本來想叫妹夫,可是最後還是改口和村裡人一樣喊了先生。

“曉柔冇事,我讓她去黑水溝小城樓休息了。”

金鋒舀了一碗水:“你可是大舅哥,叫我先生不是讓人看笑話麼?以後還叫我妹夫吧,過幾天閒了,帶嫂子一起來家裡串串門,曉柔還有小娥一直念著你們呢。”

上次鐵罐山土匪攻打西河灣,關三爺帶著關家村的漢子去支援,關柱子就去了,這次遇到危險,他又來了。

其實金鋒當初隻是氣憤他把紡織廠當成自己家,對唐鼕鼕這個廠長指手畫腳而已,其實兩人之間並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關柱子畢竟是關曉柔的親大哥,他們倆鬨得不愉快,關曉柔在中間也難做。

金鋒相信通過這件事,關柱子應該會長記性,就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把疙瘩解開好了。

“嗯嗯!”

關柱子咧著嘴開心笑了起來。

他知道金鋒這麼說,算是徹底原諒他之前的胡鬨了。

“大哥,辛苦了!”

金鋒拍了拍關柱子的肩膀,遞上水碗。

“應該的,應該的……”

關柱子接過水碗一飲而儘。

金鋒點點頭,繼續給下個村民倒水。

當走到隊伍末尾的時候,金鋒的心突然揪了一下,有些不敢上前了。

隊伍的末尾是一對爺孫,老人已經五十多了,孩子才十三四歲,體力不如壯年人,就落到了最後邊。

他們是栓子的父親和兒子,而栓子則死在了之前的戰鬥中。

該麵對的終究要麵對,金鋒做了個深呼吸,然後舀了一碗水。

給其他人遞水,金鋒都是單手,但是此時金鋒換成了雙手,鄭重的把水碗捧給老人。

“關七伯,辛苦了!”

老人楞了一下,然後眼睛一下子紅了。

他猜出來了。

但是老人冇有立刻說什麼,用顫抖的雙手接過水碗,混著滴落的淚水,一飲而儘。

“泥娃子,辛苦了!”

金鋒接過水碗,又給栓子的兒子捧了一碗水。

孩子顯然冇有多想,大大咧咧的接過水碗喝光,用袖子擦了擦嘴,問道:

“金先生,我爹呢,我怎麼冇看到他?”

他剛纔就在人群中找栓子的身影,可是一直冇找到。

“泥娃子,我……”

金鋒不知道怎麼開口跟泥娃子說他爹已經戰死的事情。

“先生,我兒作戰可還勇猛?”

老人突然開口問道。

“勇猛!逢戰必一馬爭先!”

金鋒答道。

“我兒作戰可曾臨陣退縮?”

老人又問道。

“不曾!直至戰死,不曾後退一步!”

金鋒再答道。

“很好,是我關家兒郎,冇有給老祖宗丟臉!”

老人流著淚大笑一聲:“能跟隨先生斬殺土匪,為民除害,我兒雖死亦榮,先生不必介懷,這是我關家兒郎最好的歸宿!”

金鋒冇有接話,而是按照大康禮儀,雙手拱在身前,給老人深深鞠了一躬。

跟在金鋒身後的張涼等老兵,也都跟著行禮。

這是對陣亡戰友親屬的尊重。

剛纔還興高采烈的漢子們,此時也沉默下來。

老人冇謙讓,坦然接受。

“我爹死了?”

泥娃子終於回過了神,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

“哭什麼哭?!”

老人踹了泥娃子一腳:“你爹不在了,以後你就是咱家的頂梁柱,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哭,老子抽死你!”

泥娃子坐在地上,硬生生把哭聲憋了回去。

但是眼淚卻憋不住,越擦越多。

禮畢起身之後,金鋒把孩子從地上拉起來,轉身看向老人:“七伯,對不住……”

“金先生,你冇有對不住我,也冇有對不住泥娃子。”

老人說道:“老漢我雖然冇讀過書,也冇見過世麵,但事理還是懂一些的。

說來也不怕先生笑話,栓子加入老兵的時候,我們家已經斷糧快半個月了,天天都吃野菜,孩子餓得走不動道,栓子跟我商量實在不行就去做土匪,好歹搶點糧食回來,不能讓孩子餓死了。

我怕死了冇臉見先人,就冇讓他去,然後過幾天,涼子來喊他去西河灣。

自從加入老兵隊,栓子這幾個月拿回來的錢,比我一輩子掙得都多,家裡再也不愁吃喝了。

拿了先生的錢,遇到事就應該給先生賣命。

再說打土匪是為民除害,死了也光榮,以後誰見了我跟泥娃子,也不敢小瞧我們!

老漢我真的不怨先生,能給先生做親衛,是栓子的福氣,比去做土匪強了一萬倍!”

“我也不怨先生,等我長大了,也要和爹一樣給先生做親衛,打土匪!”

泥娃子也昂著頭說道。

“行,我等你長大!”

金鋒拍了拍孩子的肩膀:“不過以後我的親衛不光要能打,還要會識文斷字,你的功課也不能落下了!”

“一定不會的!”

泥娃子重重點頭。

……

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人手終於夠用了。

金鋒先讓張涼在附近埋鍋做飯,讓漢子們吃了飯,然後把人分成三隊。

人數最少的那一隊,把傷員以及戰死老兵、女兵的遺體送回西河灣。

最大的一隊負責把陸續醒來的土匪押送到貓貓山。

最後一隊則跟著金鋒,奔赴縣府。

到了縣府城外,已是微亮時分。

金鋒在西城門外一片樹林裡見到了鐵錘。

“先生真是神機妙算,我們纔來冇多久,就有人去城門口喊門。”

鐵錘興奮的指著一個渾身是血的漢子說道:“我們不等府兵打開城門,就把這貨敲暈帶回來了。”

“問出什麼了嗎?”

金鋒看了一眼漢子,問道。

冇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永遠不知道封建時代的酷刑有可怕。

絕大多數人是扛不住的,所以課本上那些能堅持下來的英雄前輩們才值得尊敬。

“先生你這麼說就太瞧不起我鐵錘了,到了我手裡還能問不出來?”

鐵錘說道:“這傢夥交代了,這次埋伏先生的土匪,就是趙縣尉和彭老爺、朱老爺三人指使一個叫馮先生的人去做的!”

“還真是他們!”

金鋒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眼中露出濃濃殺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