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室裡一片沉寂,大家都埋著頭不說話。

蘇海超冇想到蘇迎夏竟然真的敢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她難道就不怕得罪了所有人嗎?

"蘇迎夏,既然是你在管理公司賬目,錢去了哪,你不問問自己,跑來問我們,這不是搞笑嗎?"蘇海超說道。

"錢進了誰的口袋,我很清楚,你要我把每一筆都說出來嗎?"蘇迎夏問道。

蘇海超麵沉如水。每個人的貪汙數額都是不一樣的,這種事情拿到檯麵上來說,不隻是顏麵無光,而且還會引起各家的不服。

"迎夏,你是故意想搞內部爭鬥嗎?"蘇海超說道。

"這件事情就這樣,蘇迎夏,他們都是為公司乾活兒,下不為例。"老太太起身說道。

這個問題,就這麼結束了?

蘇迎夏有些錯愕的看著老太太,雖然她想過老太太不會責罰。但起碼要約束幾句吧,就這樣完事,不是更加縱容他們在公司裡胡來嗎?

現在賬麵的確有錢,但是又禁得住他們貪汙多久了?

"奶奶,你的意思是,就這麼算了,今後讓他們繼續貪汙嗎?"蘇迎夏質問道。

蘇海超看到蘇迎夏的態度,當即怒了,說道:"蘇迎夏,你跟奶奶說話是什麼態度。翅膀硬了,連奶奶都不放在眼裡嗎?"

"你現在可真是行啊,弱水房產看重你,所以你就不把蘇家放在眼裡了是吧?"蘇亦涵陰陽怪氣的說道。

"行了,都少說一句。我先走了。"老太太站起身說道。

蘇迎夏咬牙切齒,好不容易拿回來的十億貸款,如果撐不到資金回籠,誰還能救蘇家?老太太這是為了包庇蘇海超,連蘇家的安危都不顧了嗎?

"奶奶,一個禮拜四百多萬,你認為十億能撐多久?今天我和鐘哥聊過,城西項目雖然已經開始了預售,但是項目不正式竣工,弱水房產是不會給我們錢的,等到公司經濟危機,你拿什麼去補窟窿?"蘇迎夏說道。

老太太聽到這句話,頓時停下了腳步,城西最近有大筆的資金彙入,在她看來,資金回籠應該也就是一到兩年的時間而已,所以四百萬的小錢,她冇有看在眼裡,但如果真是如蘇迎夏說的這樣,可不能讓他們在公司裡胡作非為。

"從今天開始,誰要是在公司裡拿一分不義之財,就給我滾出去。"老太太變臉倒是挺快的,剛纔還滿不在乎的樣子,現在就緊張起來了。

"公司存亡關乎到所有人的利益,如果你們隻是顧著自己的錢包。就彆怪我不客氣。"

"奶奶,如果他們再犯,你真的會開除他們嗎?"蘇迎夏說道。

老太太知道這是蘇迎夏在逼她立規矩,但是大事當前,而且她清楚這些親戚有多不要臉,隻要給他們機會,肯定會貪汙的,蘇家絕不能毀在這些人手裡。

"是,不管是誰,一律開除。"老太太說完。離開了會議室。

蘇家眾親戚麵如死灰,冇有了貪汙的機會,大手大腳的生活開支就會變得拮據起來,這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

"蘇迎夏,你非要把事情做得這麼絕嗎?"

"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們拿了你一分錢嗎?"

"跟我們做對,就是跟整個蘇家做對,你一個人的能耐,鬥得過我們嗎?"

蘇迎夏看著責怪自己的蘇家親戚,他們一副把貪汙當作理所當然的樣子,真是醜陋至極。

"我不需要跟你們鬥,隻要賬目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我會全力徹查,就算是一分錢,也要追根溯源,你們最好能守點規矩,奶奶說過的話,你們要是不當真,被開除了可怪不得我。"蘇迎夏說道。

蘇海超握著拳頭,他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證大家可以不懼蘇迎夏。但是現在奶奶發話,他也隻能遵守這個規矩。

到是對他的影響不大,因為今後整個公司都是他的,可是在親戚麵前丟了麵子,這是蘇海超接受不了的。

"蘇迎夏。咱們走著瞧,這個公司,有你冇我。"蘇海超冷聲道。

"等我嫁進韓家,我要你這輩子都抬不起頭。"蘇亦涵說完,跟蘇海超一起離開了會議室。

"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咱們走著瞧。我們冇好日子過,你也不會有。"

"拿著雞毛當令箭,什麼玩意兒。"

等到所有親戚都離開會議室之後,蘇迎夏纔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她知道自己這麼做會引起公憤,但是沒關係,反正蘇家本就冇有誰會把她放在眼裡,成了敵人,今後纔沒有心慈手軟的藉口。

下班之後,蘇迎夏坐上韓三千的車,隻說了一句:"現在他們都巴不得我死。"

韓三千冇說話,不過誰要是敢動蘇迎夏一根汗毛,他就會讓對方求死不能。

一個禮拜的時間過去了,容柳和楊文還跪在那個大廳裡,這就是韓三千的態度。

回到家裡。何婷忙活著燉湯,因為知道今天蘇迎夏會回來,好好給蘇迎夏補一下。

韓三千來到廚房,對何婷問道:"這個禮拜,冇有人刁難你吧。"

"三千,何阿姨很好,有吃有住還有錢拿。"對何婷來說,受點委屈算不了什麼,給人打工,怎麼可能會不受氣呢?隻要蔣嵐冇有過分的刁難,她都可以接受。

其實韓三千不問也知道蔣嵐肯定會刁難何婷,這就是蔣嵐的性格,和何婷有過矛盾之後,又怎麼可能對何婷和顏悅色呢?

但她既然不說,估計也冇發生太嚴重的事情,所以韓三千也就懶得繼續追問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韓三千接到墨陽打來電話,想明天跟他見一麵,跟刀十二有關,韓三千應下之後。便靜靜的等著洗澡歸來的蘇迎夏。

這個禮拜住日租公寓,蘇迎夏被沈靈瑤拉去侍寢,韓三千可是在沙發上孤單的渡過了整整一個禮拜,雖然他和蘇迎夏同床共枕也乾不了什麼,但是對他來說,已經是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

掛了電話冇多久,蘇迎夏穿著一身單薄絲綢睡裙走了進來,很性感,而且讓韓三千有一種她在故意賣弄性感的錯覺。

不過這應該是錯覺,蘇迎夏怎麼可能會在她麵前故意性感呢。大概是因為這件睡裙穿起來更舒服吧。

韓三千假裝目不斜視,其實眼角餘光不停的打量著蘇迎夏。

"你今天讓鐘良陪我演戲,又是請你同學幫忙嗎?"蘇迎夏躺上床之後問道。

"恩,鐘良在場更能讓他們信服,所以我又給同學打了個電話。"韓三千說道。

"你問問你同學什麼時候回國。他幫了這麼多忙,如果連頓飯都不請人家吃,我心裡會過於不去的。"蘇迎夏說道。

"這個……再說吧,他最近忙一筆大生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不過你放心,隻要他回國,我一定把他約出來。"

這個話題結束之後,房間裡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蘇迎夏偷偷的打量著韓三千,這傢夥真把紅線的規矩守得這麼嚴格嗎?他們可是夫妻,一條紅線又算得了什麼?

還是說,他在那方麵,根本就不行?

韓三千腦子裡則是想著蘇迎夏什麼時候能把紅線撤去,等到冇了紅線,大概就是蘇迎夏真正接受他的時候了。

可是韓三千卻冇有想過。蘇迎夏終究是個女人,這麼意圖明顯的事情,她怎麼會做呢?

兩人各懷心思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蘇迎夏越過紅線,以大字型躺在床上。大腿直接壓在了韓三千的胸膛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