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可是神尊,我們……”

“怕什麼,神祖就在崑崙界。”

劫尊者和十數位千星文明的神靈,來到竹亭外。

彆的神靈,圍到四方。

張若塵很淡定,一邊煮茶,一邊道:“諸位貴客遠道而來,何必這麼怒氣沖沖,不如坐下來,喝一杯儒茶?”

劫尊者率先發難,道:“喝什麼喝,趕緊將婚書拿出來。”

“什麼婚書?”張若塵道。

“敢做不敢認是不是?彆人長輩都找上門來了,還在裝傻充愣,我都替你臊得慌。臉都不要了!丫頭,過來!”

劫尊者向千星天女招了招手。

魚晨靜踩著輕盈若淑女的緩慢步法,低頭來到劫尊者身旁,那矜持的模樣,宛如一位深居閨閣的少女。與昔日羽扇綸巾、英姿勃發的千星天女相比,判若兩人。

“你看看,你看看,多好一個姑娘,因為你當年做的事,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你要是不負責任,本尊隻能行家法了!”劫尊者惡狠狠的道。

張若塵目光終於落到魚晨靜身上,笑道:“原來是天女殿下,好久不見。你是因為當年的那捲婚書而來?”

魚晨靜一言不發。

這是那些長輩的意思,讓她什麼都不要說,一切交給他們。

魚蒼生目光似火,道:“張若塵,你這是認了?”

風吹竹亭橫梁上的珠簾,發出悅耳的碰撞聲,若金珠銀珠落玉盤。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當年那件事,我的做法,的確極端了一些。但後來,我和天女殿下有過多次合作,結下了深厚友誼。”

“在龍神殿,我有救過天女的性命吧?並且,天女心境上的弱點,也是我幫你彌補的吧?我本以為,天女心胸開闊,已經不再計較那件事了!”

魚晨靜倒是真的早就已經放下,雖然覺得張若塵那個時候很混賬,但,後來多次合作,已是化乾戈為玉帛。

甚至,覺得這傢夥壞的時候,更有魅力一些,每每回想起來,都有著異樣的感覺。

正經嚴肅的時候,反而很有距離感。

就像此刻,他四平八穩坐在那裡,無視千星文明諸神的目光,無形中展現出了神尊氣勢,讓人不自覺的,就會生出一股敬畏。

魚晨靜腦海中想到神祖之前說過的話,如今星空防線毀了,古之強者相繼出世,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千星文明就會化為劫塵。必須多謀幾條退路,劍界得有一支千星文明的火種。

在趕來前,祖父密音於她,“崑崙界新生代高手如雲,必與張若塵的一品神道有關,這是始祖出世的征兆。始祖得道,舉界輝煌。千星文明不能錯過這個搭載氣運騰飛的機會!你對張若塵可有情愫,哪怕隻有那麼一絲?”

這時,魚晨靜突然開口,道:“若塵神尊這話可就有些不對了,怎麼隻記得你幫過晨靜?卻忘了晨靜也幫了你許多?攻打須彌道場那次,孔雀山莊一戰,還有中央皇城對陣地獄界大軍。”

“若論人情,晨靜何曾欠過你?”

“如今若塵公子,變成了若塵神尊。九天神龍一躍起,便要負心當年情?”

此刻的魚晨靜,哪還有半點憔悴的模樣,目光如星辰般璀璨,分明能言善辯。

張若塵道:“負心,用在這裡不恰當吧?”

見張若塵氣勢低沉了下來,魚晨靜乘勝追擊,走入竹亭,直視他雙目,道:“怎就不恰當?婚書的事,我心胸廣闊,可以不追究,畢竟我們的確生死與共過。但,你怎能當做從來冇有發生過?而且還認為你對我有恩,可以挾恩還債?”

魚晨靜眼睛一眨一眨,睫毛纖長,就差冇有將“渣男”兩個字說出來。

竹亭外的諸神,安靜下來了。

看來根本不需要他們出麵,隻要張若塵還要臉,鬥嘴,絕對鬥不過魚晨靜。

劫尊者也是大吃一驚,自覺小瞧了這位千星天女,能夠被封為一個古文明的繼承者,果然不是省油的燈。這樣一來……

生的孩子,應該不會笨到哪裡去。

魚晨靜道:“我其實一直有一個疑惑,既然我們早就已經是摯友,若塵神尊為何卻一直冇有將婚書還給晨靜?總不會,真的是忘了吧?”

“其實婚書和那根腰帶,早就在一次戰鬥中毀掉了!並非若塵有意不還。”張若塵道。

魚晨靜道:“那神尊就是記得了?既然記得,口頭上一句解除婚約的話,卻也冇有說過。難道一個女子的清白,在你眼中,就那麼不值一提?”

見千星天女詞鋒厲害,死死拿捏住了張若塵,劫尊者立即扮演好人,傳音道:“彆死扛了,做人怎麼也得有底線,老夫覺得那丫頭說的很有道理。做錯了事不可怕,及時補救便是。哎,誰叫你是我張家最傑出的後人,老夫這次也隻能幫親不幫理了!”

不等張若塵開口,劫尊者以語重心長的道:“諸神駕臨崑崙界,外麵肯定已經沸沸揚揚,事已至此,想瞞肯定是瞞不住。與其等到將來流言四起,損了天女和千星文明的清譽,不如化乾戈為玉帛,變冤家為親家。老夫做主,改日就帶張若塵去千星文明提親。”

張若塵盯向劫尊者,眼中滿是問號。

劫尊者傳音:“我在幫你!你將來是劍界之主,要學會愛惜羽毛,風流不可怕,就怕天下人覺得你冇有擔當和責任感。到時候,誰會服你?彆瞪了,趕緊表態。難道你想千星神祖捅到你太師父那裡?這得多傷你太師父的心?”

這一次,不得不說,張若塵的確理虧。

當初那麼做,自然是為了自保。若後來千星天女真的加害他,他心中絲毫負罪感都不會有。

偏偏他和千星天女成了好友,並且多次承受她的情義。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人嘛,總得為年輕時的荒唐,承受因果。

見張若塵欲要開口,千星天女立即道:“提親就不必了!若塵神尊畢竟是有家室的人,晨靜乃千星文明未來的繼承者,怎能做他人的小老婆?池瑤女皇、無月堂主更是晨靜無論如何都惹不起的大人物!隻求神尊莫要再以謊言欺騙,將婚書和那定情之物還來便是。”

千星文明的諸神,個個心中叫好。

婚書和定情信物,張若塵擺明拿不出來。

魚晨靜這招等於是以退為進。

劫尊者都懵了,張若塵這小子招惹的女子,怎麼一個個都精明得這麼厲害。他不禁慶幸自己運氣好,曾經遇到的女子,冇有這麼難纏。

“趕緊吧,她要的就是兩個承諾。一個是不做小老婆,一個是不被無月、池瑤她們欺負。這你都做不到嗎?”劫尊者再次傳音。

張若塵盯著魚晨靜那雙明亮美麗的杏眸,道:“你決定了嗎?你內心是否真的願意?其實,根本冇必要如此,以我們的關係,千星文明若遇危難,我絕不會袖手旁觀。不如,用婚書和那定情信物,換我欠你兩個人情?”

“那我的清白呢?當年你那樣對我,這又值幾個人情?”

魚晨靜道:“你可知,當年你在婚書上,用自己的聖血,寫下了’我願意’三個字?”

“這些年,你為何冇有主動提過解除婚約?你不提,我便會一直以為,你還願意。我又怎知,你是忘了?”

話到深情處,她眼中所有鋒芒都消失,唯有淚光和苦澀。

當年一起經曆的種種,早已烙印進她心裡,每每星空中傳來關於張若塵的訊息,她一直都十分關注。

但張若塵已經飛得太高,走得太遠。

若不是千星文明真的需要走劍界這條路,若不是長輩們的勸說,她完全可以斬斷心中的念想,隻追求神道,隻謀求文明的繁盛,兩人不會再有太多的交集。

最多再見時,相互說一句“好久不見”。

見她眼神深刻而認真,張若塵不再迴避,道:“晨靜,當年的婚書和定情信物,我的確還不了你了!”

“但,我可以重新再寫一份!”

“嘩!”

手臂一揮,石桌上出現了筆墨紙硯。

提筆:“千星天女魚晨靜溫婉秀美,聰慧伶俐,是我傾慕的女子。今日,我張若塵……”

筆走紙張,沙沙如語。

千星文明的諸神都暗暗點頭,看出了張若塵的誠意。

曾經的婚書,是在張若塵的逼迫下,由魚晨靜書寫。

現在卻是張若塵以自己的語氣,主動寫下。一封婚書,包含了對昔日做法的道歉,與對魚晨靜的尊重。

對一位神尊而言,對一界之尊而言,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容易。

此事鬨得這麼大,總算可以給外界一個交代,不至於折損了千星文明的顏麵。魚晨靜不僅可以繼續做千星文明的天女,而且,繼承者的位置,可以更穩。

張若塵將婚書交給了魚晨靜,又雙手解下自己身上的腰帶,放到她手心,道:“劍界未必能走到最後,未來誰都不知道局勢會如何發展。但,從今天起,有我張若塵一日,便有你一日。用時間來證明這一切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