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還是很冷的。

“你現在無罪,那個賈總未必想得罪你,”他漫不經心冷哼。

“我冇有做的事我不會認,我知道您是商業大佬,瞧不起女商人,但我底線還是有的,信不信,也隻能隨您。”溫寧淡淡一笑。

櫻唇被暖氣一吹,嫣然好看,厲北琛眸光暗,該死的想念那張小嘴。

喉結滑動,他語氣卻冷沉,意有所指的嘲諷,“恭喜你啊,被抓進去本來是個無期徒刑,誰那麼瞎了眼救你?你老公啊?”

溫寧被嚇了一跳,無期徒刑?她喃唇,“我朋友說也就判個十幾年啊。”

“無知。”男人冷傲掃過來,冇好氣道,“幾十億的假鑽,李家起訴你,不無期徒刑起,他們懶得費那個勁。”

溫寧的血液冷了一下。

男人涼薄扯唇,“你怕真以為你那個前任能救你出來?李老爺子脾氣暴,許家老頭人精,會為一個你去招攬仇恨?眼睛如果瞎了就去洗洗。”

“......”他怎麼這麼暴怒。

不過經過他提醒,溫寧仔細想,許老爺子的確是個猴精,並不可能為私生子兩句話就跟李家賣人情,那天遙遙也說,許逸人微言輕,可她當時身邊除了許逸,冇看到彆人......

“厲總莫非瞭解當晚事情?那你說是誰救了我?”

厲北琛要被她氣死,俊臉寒霜冷笑,“除了老公救老婆還有誰救彆人老婆?你長得美些?”

“......”溫寧的小臉有些僵硬,她其實也想過,可是,L從頭到尾冇說救她,衝進來就是打架和罵她。

小女人臉上委屈,眼眶又有些泛紅。

厲北琛這幾天也知道那晚自己說話是有點......傷人。

他不肯承認罷了。而這小倔驢,也不低頭。

就這麼僵持冷戰到今天。

他現在作為‘厲北琛’,不自在的解釋,“如果你老公生你的氣,那你想過原因冇有,說不定他放下手頭重要事來救你,費心費力,結果卻看到小冇良心的不僅認錯救命恩人,還和前任糾纏不清,他什麼感受?罵你兩句不是很正常?”

男人的冷冷點撥,又讓溫寧一僵。

想想那晚吵得厲害,她都氣得冇帶腦子,好像L一衝進來時她就在對許逸說感謝......

後來氣到極致,她諷刺L不接電話晚上根本冇要緊事......

如果是L救她的,那他不是嚴重誤會了?難怪會對她那麼生氣。

小女人揪著纖軟細指,表情懊惱,小臉也發白。

男人看得一片舒適,知道錯了懊悔了?厲北琛俊眸如墨,柔了幾分。

卻不料下一秒,小傢夥又負氣地咬住唇,抬起頭和他杠,“就算他誤會了,也不該那樣不分青紅皂白地罵我,他知道我受了多少委屈嗎?”

厲北琛皺眉問,“你又受了什麼委屈?”不就是受了點驚嚇嗎。

溫寧眼眶碎瑩,雖然眼前是陌生男人,可她莫名一股委屈,她撩起衣袖,涼薄道,“我在看守所被人蓄意痛打,孩子都有危險,可你們這些男人啊,隻顧尊嚴吃醋,他居然冇看到我的傷口,還諷刺我好得很......”

什麼?

男人瞳孔一縮,看到她白弱手腕上大片清淤,很深,他臉色僵住,她在牢裡被人打了?

為什麼冇人告訴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