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三線城市來的土鱉,也敢傷我弟弟,辱我薛家?”

“這一次,我們若不讓他付出血的教訓,豈不讓我薛家,淪為燕京城的笑柄?!!”

薛明智攥緊了手掌,低沉的話語之中,儘是森然的寒意與殺機。

“可是大哥,動手之前,您是不是先給老爺子請示一下。”

“畢竟,老爺子之前特意囑咐過,這段時間,讓我們薛家一定要低調行事。無論遇到任何事情,一切“忍”字當先,絕不可衝動莽撞。”

薛明心繼續勸著。

他口中的老爺子,自然便是薛明華與薛明智兩人的父親。

如今薛家家主,雖然是薛明智。

但是一些大事,真正拍板當家的,還是老爺子薛仁陽。

這段時間,薛家遇到很多事情,不少產業都遭到了敵對勢力的狙擊與針對。

外麵隻知道薛家的繁華富貴,殊不知現在薛家內部,所麵臨的窘迫境遇。

當然,世人更不知道,燕京城這看似平靜的表麵之下的,早已風起雲湧!

“是啊,家主。”

“如今燕京城暗流湧動,這種情況下,當以不變應萬變。”

“此時大動乾戈,絕不是明智之舉!”

不少人都在勸薛明智,希望他三思而後行。

然而薛明智卻是擺了擺手,沉聲喝道:“其他事情可以忍,但這件事情,我不能忍!我們徐家,也不能忍!”

“我薛家欽定的媳婦被人搶了不說,連我薛明智的親弟弟,也被人打斷了雙腿。”

“這是什麼?”

“這無疑在打我徐家的臉!”

“這件事情,若是還忍,日後我薛家人,如何在燕京立足?”

“可是...”

身後有人還要再勸,但是卻被薛明智直接厲聲給打斷了。

“這件事情,我意已決,你們不必再勸!”

“至於老爺子那裡,不必稟告了。等明日我回來之後,自會給老爺子彙報。”

“放心,我心裡有數,不會令事態失控的。”

薛明智直接拍板決定。

家主都已經這般說了,其他人自然冇有再勸,隻是心裡的那抹擔憂,始終揮之不去。

這時候,薛明智的電話突然響了。

是徐家打來的,薛明智看了一眼,隨即接了。

“薛總,今天小女生日宴上發生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電話裡傳來一位中年男子低沉凝重的聲音。

這說話的人,自然便是如今的徐家家主,也就是徐蕾的二叔,徐鳳良。

“嗯。”薛明智點頭。

“不知道明日,薛總會如何應對?薛家可是燕京三大新貴之首,整個燕京的人,可是都看著你我兩家呢?這件事情,若是不妥善對待,我薛徐兩家,怕是將徹底的淪為燕京城的笑話。”徐鳳良的聲音,繼續傳出。

薛明智回道:“徐總,這個你不必擔心。明日之事,我自有對策。”

“那就好。”徐鳳良聽到這裡,語氣頓時和緩許多,繼續道,“薛總,如今我不在燕京,明日的事情,怕是就勞煩你多費心了。希望,你也能將我侄女小蕾,從那個狂徒手中救回來。”

“這個你隻管放心。徐蕾小姐雖然還未嫁入薛家,但也算得上是我薛家半個人了。如今徐蕾小姐被人擄走,也是我們薛家保護不周。我保證,明日會將徐小姐,安安穩穩的帶回來,絕不耽誤下個月的婚禮。”薛明智很是自信的說著。

如今自己弟弟雙腿被斷,能不能恢複還兩說。因此,薛明智現在自然得安撫好徐家,免得他們悔婚,不願意將徐蕾再嫁給他的弟弟。

“好!”

“那就祝明日薛總,馬到成功!”

“等我回來,你我再坐一塊,喝明華跟小蕾的喜酒。”

徐鳳良一陣爽朗而笑,薛明智也是笑著答應,相約等徐鳳良回來,一起喝酒。

電話掛斷之後,薛明智便將薛明華送進了醫院治療,同時也開始運作各方關係,準備明日前往臥龍酒店之事了。

而在薛明智陪自己弟弟薛明華前往醫院之後,薛明智的堂弟薛明心以及薛家其他高層,心中的擔憂去,卻是越發濃鬱。

“家主連家族的內衛都動用了,看樣子,明日是真要動真格的啊?”

但凡大家族,除了外麵那些一月幾千塊錢請來看門的保安之外,必然也都會養一群有真本事的練家子,外出辦事、出行赴宴,這些都是充當貼身保鏢負責人身安全的。

薛家之中,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因為薛家在軍中有著一些關係,他們請來的人,那都是在軍中有赫赫神威的特種兵,年薪達上百萬。

摧金斷玉,劈石碎木,都不在話下!

如今薛明智都要動用這些人,由此也可見,自己弟弟被打斷腿這件事情,他是何等的重視。

“明智哥跟明華哥他們,兄弟情深。家主如此憤怒,也並不意外。”薛明心搖頭說著。

“那明心,老爺子那邊呢,真的先瞞著,不告訴?”

薛明心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先瞞著吧。若是說了,估計老爺子必然還會讓忍著。不過,在這之前,先調查一下,這個葉凡,究竟是何來曆?”

“此子如此狂妄,竟敢以一人之力,對抗徐家,對抗薛家,據說連那個太極世家邢家都被他踩了下去。”

“是真有大背景?還是僅僅隻是年少狂妄?”

“這個,必須得好好查查。”

薛明心不得不擔憂。

他們薛家不怕這個葉凡有本事,但怕的是,葉凡背後,有滔天背景!

畢竟,在薛家人看來,葉凡自己本事再大,但終究隻是單槍匹馬一人而已,自然翻不起太大的浪。

但若是葉凡背後真有滔天背景的話,那麼他們薛家,就不得不忌憚了。

幾個小時候後,薛家正堂。

薛明心等人看著麵前彙集而來的,關於葉凡的資料之後,頓時笑了。

“原來隻是個出身鄉下的混小子?還是個廢物贅婿?”

“看來我們都想多了。”

“本以為會是條龍,原來就是個土鱉。”

廳堂之中,薛家人儘皆嗤聲笑著。

之前的擔憂與忌憚,無疑在此刻,蕩然無存。

“不過,也真是有意思。”

“一個鄉下土鱉,窩囊贅婿,也敢隻身孤赴燕京?”

“還敢以一人之力,抗衡我燕京的世家豪門?”

“真不知道,他究竟哪來的底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