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媛推門進來。

她看到薑瓷握著陸禹東的手腕,多少有些詫異。

“你們兩口子乾嘛呢?”高媛問到。

“擦汗。”陸禹東隨口說了一句,目光再次鎖住薑瓷的臉。

“說話算話?”薑瓷微眯了一下眼睛,最後問陸禹東。

她問的自然是出國的事情。

“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陸禹東反問。

薑瓷握陸禹東手腕的手放了下去。

“想卿卿我我的話,回你們家床上啊,這可是醫院。”高媛說完,便坐在椅子上,拿起薑瓷的B超單看起來。

聽到陸禹東的承諾,薑瓷的一顆心才放下來,她隨口問陸禹東,“我出汗了嗎?”

“很多!”陸禹東不曉得是諷刺薑瓷跟他對峙很緊張,還是真的關心薑瓷,他又從高媛的桌子上拿了一張麵巾紙,給薑瓷擦汗。

以前,他從未替她擦過汗。

“挺好,冇有臍帶繞頸,胎位的話,看起來順產也比較容易,多活動哦。”高媛邊說邊在薑瓷的病曆上寫下今天的門診情況,隨口說道,“你說寶寶多聽話,當初乾嘛想打掉?”

薑瓷眼睛的餘光本能地瞥了陸禹東一眼。

陸禹東也看了她一眼。

回暢春園的路上,薑瓷問陸禹東,“你怎麼來了?”

“崔緹說你來產檢,便來了,冇特彆的原因。”

薑瓷在後排坐著,頭朝向窗外。

現在的她,尤其是懷孕以來,以前不像以前那麼明豔活潑了,可能經過變故,也可能懷孕辛苦。

今日,陸禹東體會了薑瓷的辛苦。

“怎麼想打掉孩子?你就這麼容不得他們?”陸禹東說道。

他還從後視鏡裡看了薑瓷一眼。

薑瓷覺得陸禹東的話有幾分淒涼,不是生氣,是淒涼。

在這陸大總裁身上,極少聽到。

這番語氣,也成功挑起了薑瓷的心,她的心,彷彿是被一根針戳著。

“孩子來得非常意外,我原先就不想生孩子的,想先搞事業;我讀書的路,也被這兩個孩子阻斷了,很頭疼。”薑瓷的聲音很溫柔,“如果不是雙胞胎,可能就打掉了。”

“所以,這兩個孩子是不是得慶幸自己是雙胞胎?”陸禹東又問。

薑瓷冇說話。

“孩子的名字,想好冇有?”陸禹東又問。

薑瓷很詫異,“孩子的名字,現在就要想嗎?不是將來生了再想也行嗎?”

再說,將來什麼情況薑瓷還不知道,最重要的,她不知道該讓孩子姓什麼,但多半應該跟她姓薑,但是,陸禹東說他要帶這兩個孩子,薑瓷心裡又開始起伏:是不是告訴陸禹東孩子是他的?如果不告訴,萬一將來他對孩子不好怎麼辦?

在他眼裡,兩個孩子是初碩的,情敵的孩子,說不定,他到時候會培養的男孩為奴,女孩為娼。

這種事兒,陸禹東完全能做得出來。

想到此,薑瓷心裡又是一陣焦慮,眼看這個秘密馬上就要保不住了!

“冇有要跟我說的話?”陸禹東問薑瓷。

“冇有!”薑瓷說道。

“好,那我等著。”陸禹東笑著,那笑,彷彿在說:他已經掌握了所有。

他的表情弄得薑瓷心裡發毛。

就好像讀書時代,老師明知道那個犯錯誤的學生是誰,卻不說破,等待那個犯錯誤的學生去他的辦公室“自首”,給這個學生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薑瓷也不曉得怎麼會演變成了這種情況?

可她又犯了什麼錯?

難道她殺了自己的媽,她不該恨他?

薑瓷感覺,陸禹東又在“請君入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