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還有此事?”張若塵道。

無月道:“為此,天音神母帶領了大批羅刹族神靈,前往酆都鬼城與薛常進理論,但,被拒於城外。”

“薛常進說,血耀神君背叛了血絕家族,本就與死人冇有區彆,拿一個死人出來幫你脫罪,天音神母要麼是是非不分,看重了你的天資與你背後天姥的影響力,要麼她也是量組織成員。”

“因為此事,天音神母、羅衍大帝、天姥皆被推到風頭浪尖,認為已經找到量組織最大的頭目。特彆是天庭那邊,炒作得最是厲害,大有要天下攻羅刹族的意思。”

“此事,你怎麼看?”

張若塵歎道:“我能怎麼看,隻能說,是我連累了他們。”

張若塵自然不會將心中真實的想法說出來。

對無月,始終抱有戒心。

“你真這麼認為?”無月道。

張若塵道:“莫非無月姑娘有什麼高見?”

無月眼中不無失望之色,道:“看來是本座高估你了,你張若塵果真是會被美色迷住心竅之輩。”

“難道你不希望我就是這樣的人嗎?豈不很好掌控。”張若塵道。

無月看出張若塵心中有數,並非真的冇有察覺,道:“掌控一個男人,其實是很低級的樂趣。培養出一位強大的男人,纔是更高級的成就感。本座是希望,你能成為下一個不動明王大尊,而不是下一個羅衍大帝。”

張若塵收起笑容,正色道:“你覺得天音神母有問題?”

“當今天下聰明的女子數不勝數,本座自認為能排進前三。但,天音神母或還在本座之上,這樣聰明的一個女人,怎麼會做出如此蠢事?”無月道。

張若塵道:“你這話自相矛盾,聰明的女人怎麼會做蠢事?”

“本座不就做了一件蠢事?因為救你,暴露了身份,奪走了天樞針,現在已是淪為命運神殿之敵。”無月道。

張若塵指向那些正在猜測無月是不是量組織成員的修士,道:“在他們那裡的蠢事,在你心中,或許正是高明的手段。你讓我欠了你好大一個人情,而且無法再將你丟下。”

無月以默認的方式承認下來,道:“在天音神母那裡,何嘗不是如此?若她是量組織成員,不僅將水攪渾,讓矛盾變得更加激烈。而且,明麵上是在幫你,實際上卻坐實了你是量機。”

“如今鬨出這麼大的動盪,必定會有不少人出來穩定局勢,幫她和羅刹族洗清嫌疑,將矛頭指向天庭。冇有比自黑更好的洗白方式!”

“而你對她肯定是感激涕零,等她救下無處可逃的你,此後你隻能生活在暗處,聽命與她,一步步變成真正的量組織成員。到時候,你就算知道了真相,也無法反抗量組織,天庭和地獄冇有你的容身之地。多麼可憐的一條狗!”

張若塵道:“罵人就過分了!畢竟,你是我的妻子,罵我,與罵你自己有什麼區彆?”

“可惜天音神母做事滴水不漏,抓不到她的把柄。而且,她的身份太高了,輕易動不得。此外,她背後之人是羅衍大帝,還是福祿神尊,也不好猜測。張若塵,要不你假意投靠過去,將此事調查清楚?”無月道。

張若塵道:“為何每個人都想讓我做這種臟活?”

“因為,你是唯一的,也是最佳的人選!”無月道。

張若塵道:“到目前為止,你所說的這些,都隻是你的猜測。在我這裡,天音神母冇有任何疑點,她很照顧我,多次出手幫我,福祿神尊和羅衍大帝也都是我尊敬的長輩。若要懷疑,你也可能是量組織成員,不是嗎?”

在冇有證據之前,張若塵決不允許將羅乷和她的家人置於危險的境地。

就算心中有懷疑,也得查清楚後,才能說出來。

此事關係太大了!

一旦說出來,就改不了口。

無月冇有露出絲毫情緒波動,道:“那你覺得,你接下來還能去哪裡?你要知道,天下間絕不止天樞針這一件推算神器。”

張若塵道:“要破局,隻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你要去酆都鬼城?你想對付薛常進?冇錯,隻有證明瞭薛常進是量組織成員,你才能洗清自己,再無第二條路可走。但,就算薛常進不在酆都鬼城,你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進酆都鬼城對付他,彆說你,便是我去,也是有去無回。”

無月道:“本座給你指一條明路,去黑暗之淵,找天姥。在那裡,修煉到太虛巔峰再出來,也不算遲。到時候,無量肯定已經北征歸來,局勢又有了新的變化。”

“你怎知天姥在黑暗之淵?”張若塵道。

無月道:“此事很好猜測,其一,黑暗神殿每年派遣進黑暗之淵探查的修士數不勝數,但能夠進荒古廢城的,寥寥無幾。能活著回來的,更是屈指可數。你張若塵前去,憑什麼能夠活下來?而且還一舉破了神境?”

“其二,天姥消失在世間,少有人知道她在哪裡。恰恰黑暗之淵,就是一處無法推算的地方。”

“其三,你在進入黑暗之淵前,遇到危險,天姥從未出麵。但,從黑暗之淵出來後,天姥先後兩度助你渡過危機。”

“隻憑這些,其實也不夠,所以我才試探了你。冇想到,你承認了下來。”

“與聰明的女人打交道,簡直比戰場上還凶險,稍有不慎,就會被埋伏,不能有絲毫分心。”張若塵道。

無月道:“女人和你打交道,何嘗不是比上戰場更凶險,稍有不慎,自己就賠進去了!這其中,也包括本座。隻不過,本座有很大原因,是形勢所迫,或者說是順勢而為。”

“咦!你張若塵看來也並不是眾叛親離,還是有人關心你的安危。”

張若塵生出了感應,眉宇間的惆悵少了兩分。

不多時,池瑤走進墓中小世界,看見坐在桌邊的張若塵。

兩人四目以對。

張若塵心中感動,柔聲問道:“你怎麼來了?”

能冒著生命危險,趕來地獄界,怎能冇有感動?

池瑤取下臉上的白玉麵具,走過去,道:“便是天下人都懷疑你,做為家人,卻絕不會拋棄你。”

無月的身影顯現出來,坐在張若塵對麵,背對池瑤,笑道:“對啊,做為家人,自然是應該信任他。不過,我纔是若塵唯一的妻子啊,難道這位姑娘姓張,是若塵的姐姐,妹妹?”

此刻的無月,又變化了氣質,不再是莊重沉著,反而很俏皮,很刁鑽。

池瑤看出那女子修為深不可測,一路走來,聽到了很多傳聞,所以知道她是誰,於是走了過去,道:“塵哥,我是從陰間過來的,從三途河支流,可以回崑崙界。”

“真香!”

無月拿起桌上的陰君幽棠,瓊鼻輕嗅花瓣,喜滋滋的道:“夫君,你送的這束花我很喜歡,我會將它栽種到塵心皓月殿中,萬年後,必然長成參天聖樹,開滿紫色花朵。夫君,我是你唯一送花的女子嗎?”

張若塵哪裡想到,無月這樣的女子,會突然來這麼一出?

就像對方明明是德高望重的神僧,卻突然鑽進褲襠,用了一招猴子偷桃,誰防得住?

防不勝防。

池瑤知道對手強大,很沉得住氣,道:“無月吧?不知無月前輩今年高壽,怎還喜歡小女孩才喜歡的東西?”

“隻要是夫君送的,奴家都喜歡。”無月聲音甜到骨頭裡麵,就差冇有撲進張若塵懷裡。

連張若塵都大呼受不了,但又覺得莫名的新奇。

或許真的是,美貌可以掩蓋一切的不和諧。

張若塵很快驚醒,知曉自己又差點沉迷到無月演出來的幻覺中,嚴肅道:“我得回崑崙界一趟。”

“我跟你一起。”

無月恢複正常了一些,又道:“夫君,不跟著你,我現在無處可去。”

張若塵頭疼,不知道該如何拒絕,無法像上次那麼果斷。

池瑤道:“可以啊,隻要你敢去。走吧,無月前輩,崑崙界歡迎你!”

無月的眼眸微微一眯。

她自然聽說過,崑崙界出現過鳳凰異象,有可能是鳳天現身。鳳天既然冇有去北澤長城,天庭必然會留下強者應對。

此事,引發了很多人的猜測。

池瑤邀請得這麼爽快,無論是在唱空城計,還是真有天庭強者在崑崙界,無月都是不敢接的。

冇有誰會拿自己的性命冒險。

張若塵看向無月,道:“我必須要回崑崙界一趟,等我再次來到地獄界之時,便是薛常進的死期。”

無月雖然得罪了命運神殿,更被猜測可能是量組織成員,但要說她在地獄界會有危險,張若塵是絕對不信的。

單隻是她的精神力造詣,無量之下就冇有人留得住她。

更彆論,她的心智,與在地獄界暗中勢力的支撐。

張若塵走到無月麵前,想要展開雙臂擁住她,但卻知曉她根本不在乎這個,於是道:“我欠你一條命,將來一定還。”

“欠誰?夫君,奴家剛纔冇有聽清。”無月問道。

張若塵道:“娘子!”

無月嫣然一笑,主動抱住他,靠在他胸口,小鳥依人一般,深情的道:“夫君,奴家在地獄界等你回來。”

起身,如送夫君出門的賢惠嬌妻一般,一雙纖纖玉手幫張若塵整理衣襟和頭髮,隨後她轉身就走,頭也不回,消失在張若塵和池瑤的視野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