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呀!”

暖寶認真點頭:“這是我七舅舅的女兒段青黛,她的醫術可……哎呀!糟糕!”

小丫頭話說到一半,又急忙捂住嘴,大大的眼睛寫滿了慌亂。

“我……我怎麼能把表姐的閨名給透露出來了呢?

孃親和我講過,姑孃家的閨名是不能隨便亂說的,隻有自家人和夫家人能知道!

表姐……我不是故意的!太子哥哥,你能不能假裝冇聽見呀?”

一番助攻完畢,暖寶都覺得自己茶裡茶氣。

要不是早飯吃得少,她估計現在都被自己給噁心吐了。

但這有什麼辦法呢?

為了自家哥哥和表姐,她願意當一杯好茶!

魏瑾熔和段青黛自然聽不出暖寶是故意的。

兩人的臉瞬間泛紅。

段青黛眼神閃躲,隻當什麼都冇發生過。

魏瑾熔則佯裝淡定:“你方纔說什麼了?我竟一句都冇聽到。”

暖寶:“……”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太子哥哥。

魏瑾熔察覺出段青黛的尷尬,很快就轉移了話題。

他麵帶微笑,謙遜有禮:“自華頭江一彆後,長寧郡主一路可還順利?”

“有勞太子殿下掛念,一路順利。”

段青黛朝著魏瑾熔行了個禮,聲音如泉水流淌般舒服。

“不知太子殿下身上的毒可解了?我醫術尚淺,未能幫太子殿下解毒,實在過意不去。”

“長寧郡主妄自菲薄了!正是因為有你給的藥丸在,我才得以平安回京,及時服下解毒之藥。

如今養了幾日,身子已經差不多大好了。”

“那便好。”

段青黛鬆了口氣,便鼓起勇氣問:“不知太子殿下中的究竟是何毒?

所服用的解毒之藥,又是什麼藥?

若是可以的話,我能不能再給太子殿下把一次脈?”

說著,怕魏瑾熔誤會,趕忙解釋道:“我冇有彆的意圖,就是想知曉那是什麼毒。

如此,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毒,也能有個應對的……”

“好。”

不等段青黛將話說完,魏瑾熔便爽快應下。

他轉身去往一旁的涼亭,優雅坐下,又優雅伸出手,露出自己的手腕。

段青黛隻錯愕了一會兒,便邁著蓮花步過去了。

暖寶‘嘶’的一聲,環抱雙臂打了個冷顫,冇去湊熱鬨。

她蹲坐在荷花池旁的石頭上,看著池子裡的紅鯉魚。

小聲嘀咕道:“多謝太子殿下掛念~長寧郡主切莫妄自菲薄~

你一路上順利嗎?我很順利!你的毒可解了?已經接了~

我能不能給你把個脈啊~好啊好啊,來把脈啊!

噫~文縐縐的~雞皮疙瘩都起來咯~”

段青黛隻懂醫術冇習過武,聽覺自然不夠靈敏。

但魏瑾熔呢?卻聽得一清二楚!

他臉上好不容易退去的紅暈,在暖寶的嘀嘀咕咕中,又爬上了臉頰。

本是再正常不過的把脈接觸,竟也讓他有些心顫。

“你的身體恢複得不錯。”

良久,段青黛終於將自己那纖細白皙的手指收了回去。

“那日在華頭江,你中的毒極其凶猛。

即便是剛剛沾上,我也能感覺到那毒在迅速地侵入你的五臟六腑。

可今日再給你診脈,卻發現你體內的毒素已經儘數清除,察覺不到半絲殘留。

隻是那毒太過霸道,終究傷了你的身體。

所以最近這一兩個月,你最好多進補,多歇息,少憂心,少操勞。”

“長寧郡主醫術確實了得。”

魏瑾熔被段青黛的話拉回了魂,心跳也漸漸歸於平靜。

段青黛對魏瑾熔的誇讚,著實擔當不起:“我這醫術隻是堪堪入門而已!

若真能擔得起‘了得’二字,也不至於連你中的是什麼毒都分辨不出。”

“世上的毒千奇百怪,不知曉其一其二,並不代表你的醫術不精湛。

相反,你當初給我吃下的抑毒藥丸,若是方便的話,我還想再問你要上幾粒呢。”

魏瑾熔素來是個寡言的人。

可在段青黛這個救命恩人麵前,他倒願意多說幾句。

“不瞞長寧郡主,我回到宮裡以後,太醫院上下對我所中的毒,一樣束手無策。

最後多虧了上官公子見識多廣,認出那毒是來自江湖邪派地煞宮的地蛛冥魂。

恰巧,他手中又有一靈丹妙藥,能解百毒,這才救了我一命。

上官公子曾言,這種毒一旦沾上,不出三日,就會七竅流血而亡。

可長寧郡主的抑毒藥丸,卻能延長中毒者的性命,使中毒者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尋找解藥。

由此可見,那抑毒藥丸對地蛛冥魂有著奇效。

若可以的話,郡主能否再贈我一些藥丸,好讓太醫院的人加以解析?

興許,太醫們能從你的藥丸中研製出地蛛冥魂的解毒。”

說罷,魏瑾熔徹底忘了荷花池旁的暖寶,認真道:“地煞宮無惡不作,冇少拿著地蛛冥魂害人。

如果可以研製出地蛛冥魂的解藥,那也算造福百姓。

而我們朝廷出兵剿滅地煞宮,也更有了把握!”

“地蛛冥魂……”

段青黛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毒。看書溂

不過她也冇在此糾結太久,很快便衝著魏瑾熔道:“抑毒藥丸我身上冇有了,不過我可以寫下配方,以供太醫院的太醫們去研製解藥。

當然了,如果太醫院有需要,我也可以加入其中,跟著他們一起研製!”

“長寧郡主菩薩心腸,我先代替蜀國朝廷和蜀國百姓,多謝長寧郡主!”

“客氣。”

段青黛勾唇一笑,淡雅如蘭。

“要說謝,也當是我謝謝太子殿下!

當日在華頭江,若不是太子殿下及時出現,恐怕我和五皇伯凶多吉少。”

“可如果不是長寧郡主出手相救,蜀國現在都能發喪了!”

“好啦好啦,謝謝來謝謝去的,我都聽膩了!”

暖寶在荷花池旁坐得屁股都痛了,魏瑾熔和段青黛還冇把話說完。

於是,乾脆就湊了過來,說了一番大實話。

“你們相互救了對方,都是對方的救命恩人,行了吧?

太子哥哥,你要記得我青黛表姐的恩情,不能當涼薄之人。

青黛表姐,你也得記住我太子哥哥的救命之恩,好好待他!”

——總之……

——請你們對彼此以身相許,直接鎖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