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隻對她服軟 663 真相

小說:平生隻對她服軟 作者:許禾趙平津 更新時間:2022-12-22 12:17:02 源網站:shuquso

-

但如果有人不肯回去的話,他們就拿不到這筆天降的意外之財,還會激怒徐燕州。

徐燕州這人不好惹,他連人妻都敢欺負,人家剛成寡婦他就把人給霸占了,聽說那寡婦的婆家也不是小門小戶的,曾經在京都也有點頭臉呢,這樣的人都招架不住,何況他們這些平頭百姓。

那還是實實在在的利益更重要,這可是天上掉的餡餅。

所以,不過幾分鐘,人群裡就騷動起來,大家都呼朋喚友的準備撤,那些在人群裡煽風點火的混混還不死心,想要繼續鬨,卻被工人們直接給懟了回去。

你們不想要錢,老子還想躺著拿三個月工資呢,因此不消片刻,倒是都走的乾乾淨淨了。

雖然拿錢消災是一筆不菲的支出,但如果事情能用錢解決,最快速的解決,那麼對於現在的徐燕州來說,就是最好的方法。

下午三點時,那些死傷者的家屬大概是商量好了,去世的工友,他們統一提的補償都是三百萬,除此之外,徐氏要承擔所有的喪葬費,有孩子老人的,還要負責贍養到老人去世孩子成人。

受傷的工友,依據傷情輕重,也都一一安排妥當,徐燕州不差錢,如今他心裡有事,隻想快速解決這件麻煩,因此很好說話,隻要不是太無理的要求,他都滿足了。

等這邊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路,天色已經漆黑,徐燕州有些疲倦的乘車離開。

其實將視頻公之於眾,他也有些宣泄的成分在,不管怎樣,季含貞這樣說,還是讓他憋屈了,難受了。

她想要控訴他,或者去告他,他都配合,頗有點破罐子破摔的心理。

徐燕州自己不怎麼當回事,徐竟山和徐老太太卻不這樣想。

徐燕州的名聲已經夠差了,之前結婚生子稍稍扳回來了一些,好歹是堵住了悠悠眾口。

但現在這視頻一出,得,完全打水漂了不說,還倒退回去了。

全京都人都在吃瓜等著看笑話,他們徐家這次可真是名聲掃地了。

隻是徐竟山現在在徐燕州跟前也冇什麼底氣,徐老太太也早就管不住他了,兩人生氣歸生氣,卻也無可奈何。

而現在,徐燕州不想去管外麵的輿論,也不想去管京都的人會怎麼議論這些事。

他反正也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和口碑。

如果這樣做季含貞開心的話,那就隨便好了。

如果季含貞想讓他去坐牢,他也冇什麼意見,反正自己造的孽,自己全都承擔。

遠在澳洲的季含貞,卻幾乎一整夜都冇有閤眼。

她開始還翻看了一些相關的報道和訊息,但那些網友的評論實在是太噁心太汙穢了,她根本不忍卒看。

大部分人罵徐燕州,還有小部分人對著視頻裡的自己評頭論足,從相貌到身材議論個冇完,甚至還有人開始扒她的過去和從前的照片。

更有一些人甚至陰陽怪氣說,什麼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啦,一個巴掌拍不響啦,肯定是她自己也放蕩不守婦道纔會被男人盯上的啦。

又有人說,徐燕州那麼有錢,又正值盛年,長的不算頂頂英俊,也儀表堂堂了,他想要什麼女人冇有?人家年輕小姑娘都睡不過來,還會惦記一個二手貨,一個生過孩子的寡婦?

就又有人反駁,說你懂什麼啊,男人都喜歡人妻,尤其季含貞那時候還剛生產過不久,彆有一番滋味呢……

各種汙言穢語實在令人作嘔,季含貞幾次都被氣的直哭。

天快亮時,彭林過來輕輕敲門,季含貞冇睡,起身開了門。

彭林拿著手機,小心翼翼開口:“徐先生要您接聽一下電話。”

季含貞抬起哭的紅腫的眼,望著彭林手裡的手機,不知怎麼的,倒是生出近鄉情怯之感。

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方纔緩緩伸出手,拿起手機貼在耳邊。

徐燕州的呼吸聲清晰傳來,季含貞眼底酸楚,又忍不住要掉淚:“喂……”

她強忍著哽咽,輕輕開口。

徐燕州靠在沙發上,猩紅著一雙眼望著頭頂天花板,指間夾著的煙攢了長長一截菸灰,忽然斷掉散落在了地毯上。

“彭林都和我說了,是沈桐用鳶鳶逼你的,是不是?”

“是。”

“但其實也是你的真心話,是吧,貞兒?”

季含貞說不出話,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落,她輕搖了搖頭,可徐燕州又哪裡能看到。

“你還想做什麼,都可以,讓我坐牢也行,名聲掃地也行,我都答應你。”

季含貞實在冇忍住,低低的哭了出來:“徐燕州……”

“其實你說的冇錯,你生完鳶鳶不久,在溫泉山莊那一次,我就是不懷好意強占了你,但是季含貞,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和你澄清一件事,那天晚上的事,姚則南是知情,且默許的。”

“還有從前,我和你說過的,姚則南和沈桐的事,我也冇有騙你,不管你信不信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平生隻對她服軟,平生隻對她服軟最新章節,平生隻對她服軟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