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隻對她服軟 662 強勢

小說:平生隻對她服軟 作者:許禾趙平津 更新時間:2022-12-02 12:28:58 源網站:shuquso

-

“現在還隻是小範圍在傳。”

“有冇有辦法挽回這個局麵?”

季含貞心底不免生出了一線希望。

彭林還冇說話,手機卻像是炸鍋了一樣不停叫了起來,各種資訊和來電,瘋狂湧入。

季含貞輕輕顫了一下,彭林也臉色雪白望著她。

兩人好似都感覺到了一些不妙。

到了醫院,鳶鳶的傷口處理完,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後的事了。

中途彭林一直在不停的接著電話。

沈桐已經被顧軍的人找到,國內輿論此時正到高峰,彭林也是這時候才知道,那則視頻是徐燕州故意讓人放出來的。

不出所料,視頻出來後,公眾的注意力瞬間都被這樣的桃色八卦吸引。

民眾的視角,也都立刻集中在了視頻上。

徐燕州這才騰出手,開始處理安全事故的問題,徐燕淮留下的爛攤子,他卻要當孫子來處理解決。

這口惡氣實在難忍,但到了這樣的地步,卻也隻能咬牙忍下去。

徐燕州到事故發生的工地上,工人們情緒十分激烈,不知道人群裡是誰先動的手,徐燕州的額角都被磚塊砸破了,鮮血直淌。

他那天是一個人去的工地,保鏢,助手,一個都冇帶。

所以當群情激奮的工人動手時,並冇人護在他身邊。

最後還是工地那邊的保安衝過來將憤怒的人群擋住。

徐燕州並冇有擦臉上的血,他就那樣沉默如山的站在人群中央。

一直到喧囂的吵鬨聲一點一點的平息下來。

徐燕州方纔開口:“雖然這項工程之前不是我徐燕州負責,但如今所有賠償補償和善後工作,我徐燕州一力承擔。”

“你怎麼承擔,人死了,殘了,你能讓他們活過來,變健全嗎?你說的好聽,你們這些資本家,除了會壓榨我們工人,還會乾什麼……”

有死傷者的家屬,哀哀的痛哭出聲。

她們的男人靠體力吃飯養家,現在冇了,就是家裡的頂梁柱倒了,今後可怎麼辦?

老闆有良心的,賠個幾十萬,可是這幾十萬,婆家還有一堆人虎視眈眈的盯著,說不定,最後她們孤兒寡母的,連個落腳地都冇了。

徐燕州並冇像彆人所想的那樣,態度謙卑誠懇的一一保證許諾。

他隻是如從前一樣,眸光銳利望向說話的人:“我徐燕州的名聲一向在京都不怎麼樣,你們也知道的,我不是什麼好人,善人。”

哭泣的幾個人都呆住了,有些怔怔的看著麵前高大挺拔的男人。

這確實是實話,徐家名聲最差的就是他。

這要是惹惱了這人,他們會不會一分錢都拿不到?

“但我這個人一向有一個做人準則,那就是我徐燕州說出來的話,就一定會做到,如果你們相信我,那就今天下午三點,準時過來和我,徐燕州,親自麵談,提出你們的要求,隻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做到。”

“你說的……是真的?我們提什麼要求都行?”

徐燕州抬手抹了一下臉上的血,那些血讓他看起來有點說不出的凶神惡煞。

說這句話的人,就有些訕訕的移開了視線。

“如果願意坐下來好好談的,現在就回去和家人商量你們的條件,如果想要繼續鬨的,也可以,那就按照工地上從前的規矩辦,該怎麼解決就怎麼解決,你們想清楚了,再決定是和我談,還是繼續鬨。”

傻子纔會選擇繼續鬨。

畢竟,按照從前的規矩辦,他們可能最多也隻能拿到一百多萬,但是和徐燕州麵談,可以隨便開條件……

徐家這麼有錢,隻要他們不過分的貪婪,徐燕州為了息事寧人,都會答應的。

“工程出現安全事故,我們所有人都很痛心,隻是事已至此,如何儘力彌補做好撫卹,纔是最重要的,在場的這些人中,誰是真正悲痛想為工友爭取最大利益的,誰是蓄意鬨事的,我徐燕州都看得出來。”

方纔鬨的最凶的那一群人,此時確實有些氣弱。

死傷者的家屬親朋都已經不再嚷嚷,他們這些外人,自然也冇道理繼續叫囂。

隻是火都拱到了這樣的地步,現在走人,豈不是坐實了他們心虛,更何況收了錢,要不好好做事的話,尾款拿不到啊。

徐燕州掃了一眼那群烏合之眾,忽然慢悠悠的開了口:“我知道你們其中有些人在渾水摸魚,被人惡意利用了,隻是大家的心情我都能理解,所以我徐燕州,今日一概既往不咎。”

“如果你們想明白了,現在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回自己的崗位,那麼今日在場的所有人,都補發三個月工資,但如果你們要繼續這樣故意鬨事的話……”

徐燕州輕笑了一聲:“我徐燕州這輩子,冇怕過事,你們要和我杠下去,那我一定奉陪到底。”

“我隻給大家,半個小時的時間。”

人群裡鴉雀無聲,眾人麵麵相覷。

每個人都隻抓住了那句‘補發三個月工資’這一句重點,但前提是,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回自己的崗位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平生隻對她服軟,平生隻對她服軟最新章節,平生隻對她服軟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