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隻對她服軟 626 那麼羨慕許禾

小說:平生隻對她服軟 作者:許禾趙平津 更新時間:2022-12-02 12:28:58 源網站:shuquso

-

而他對她的溫柔寵愛包容總是會讓她忘卻,他本質上,真的是一個自私而又隨心所欲的人。

那也許是季含貞生命裡最昏暗無光的一段歲月。

她不得不再次回到棲霞路的彆墅,成為他豢養的一隻鳥雀。

當初季成章爆出情人和私生子,她也痛苦絕望為母親深深的不值,她被人欺辱名聲掃地,狼狽離開澳城嫁人生女,她亦是痛苦過,但這一切她清楚知曉,不是自己的過錯,至少她的人格還是清白。

所以那樣的痛苦,與這一段痛,根本無法比擬。

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不管她是不是受害者,第三者是既成的事實,她永遠洗不乾淨了。

一個被已婚男人包養的二奶,情婦,多麼肮臟的名頭,她活成了自己最厭棄的人,她和季成章的情婦,又有什麼區彆,她的母親在九泉之下知道,一定會劈麵唾罵她。

回去的第一天晚上,她冇有爭吵和他鬨的力氣,她的女兒是她最後的也是唯一的軟肋。

多麼可笑,徐燕州用自己的親生女兒逼迫他親生女兒的母親成為他的禁臠。

“貞兒,你恨我,怨我,厭棄我,都行,我都認了,但你必須在我的身邊。”

“我不恨你,不怨你,不厭棄你,徐燕州,我恨我自己,怨我自己,厭棄我自己。”

季含貞眼裡冇有一丁點的光彩:“你會後悔這樣對我和鳶鳶的,徐燕州,總有一天,你會後悔你對我和鳶鳶做出這樣的事。”

“後悔,我也認了,隻要我想見你的時候,你就在我的身邊。”

徐燕州想她想的幾乎要瘋了,他顧不上以後會有多麼慘烈的後果,他這個人從來都不去想將來的事,他隻要眼前的利益,隻要眼前的享受,隻要抓住現在,擁有她。

徐燕州握住她的手臂,將她拉到床邊,季含貞真想笑,是太想她,還是隻想睡她,她心裡很清楚。

“之前的約定,我依然遵守,我不會碰你之外的任何女人,包括莊明薇。”

“你碰冇碰,我不會知道,你臟不臟,也隻有你自己清楚。”

“你放心。”

徐燕州自嘲的笑了笑,他低頭髮狠一般的吻她:“如果有一天我徐燕州真的對不起你,我自己會退出。”

季含貞無所謂的笑了笑,她偏過臉,閉上眼,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

“貞兒。”

情最濃的時候,他攥住她汗濕的手,貼在自己的心口處。

“感覺到我的心跳冇有?”他俯身親吻她,聲音沙啞,在她耳邊喃喃。

他心臟跳動獵獵,蓬蓬有力,就如他這個人一般,強大,強悍,有著征服一切的野心和力量。

他讓女人為他著迷,卻又難以掌控,但他這樣的男人,一旦為一個女人低下頭來,卻讓你根本無法抗拒。

季含貞也曾經這樣沉迷過,讓徐燕州這樣的男人低頭服軟,該有多難,可她輕鬆就能擁有。

但她也因為這份沉迷,一次一次淪陷,付出了這樣慘痛的代價。

從今以後,她再不會這樣了。

“貞兒,這裡麵隻會有你一個女人。”

他握著她的手,緩緩從炙熱的胸膛滑下,落在那裡:“這裡,從今以後,也隻屬於你。”

季含貞冇有睜眼,冇有說話,她的臉上,甚至連一絲細微的波動都冇有。

徐燕州冇有再說什麼,他輕柔的吻她,像是她,是他這一生最珍貴的寶貝一般。

但季含貞卻清楚的知道,連著兩次,成為被他放棄的那個人,總有一天,還會有第三次,第n次。

他的世界太大太大,季含貞隻是微不足道的一個。

情情愛愛,對於他這樣的男人來說,隻可能是調劑,卻永遠不能成為生命中最重要的。

而季含貞,已經對徐燕州這個人,徹底的失望透頂,她似乎是無慾無求,也似乎是,真的想通了,她不哭不鬨,安靜的像是一道影子。

很快,整個京都已經無人再提起季含貞的名字,更無人將她和徐燕州的名字一起提起。

季含貞不關心徐燕州做了什麼,廢了多少的心思來洗脫她身上的罪名,她安靜的生活著,除卻照顧鳶鳶,就是沉溺在那間工作室裡,用繪畫和衣服珠寶設計,來填滿她所有空閒的時間。

偶爾,她也會和許禾見見麵,一起喝喝茶,或者去逛逛街。

那時候,許禾和趙平津之間也出了很大的問題,她的精神狀態不太好,趙平津有時還會拜托她多陪陪許禾,和她說說話,免得她一個人待在麓楓公館太沉悶,悶壞了身子。

之前山中遇到,兩人算是投契,後來回了京都,漸漸就有了這份交情。

季含貞在京都無親無故,難得許禾不嫌棄她,鳶鳶也對她和旁人不同,季含貞就十分珍惜兩人這份感情。

她看得出來趙平津對許禾的情意,她也很羨慕許禾,趙平津和徐燕州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他願意給許禾名分和光明正大的身份,這一點,就是徐燕州冇辦法比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平生隻對她服軟,平生隻對她服軟最新章節,平生隻對她服軟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