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隻對她服軟 237聽話

小說:平生隻對她服軟 作者:許禾趙平津 更新時間:2022-12-02 12:28:58 源網站:shuquso

-

唐夫人不忍卒看,轉身出了場館。

就在裁判開始數秒的時候,讓人不敢置信的一幕發生了,那伏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男人,再一次撐起了手臂緩緩爬了起來。

工作人員拿了水過來,他喝了兩口,將餘下的冰水直接澆在了臉上。

鮮血被衝去,露出他傷痕累累的一張臉,他猶如嗜血的獸,盯著麵前高壯的對手,吐出含著血的兩個字,“再來!”

似乎是被他這不要命的勁兒給擊垮了心理防線,唐釗明明傷的很重,但對手卻幾次三番的失誤,幾個回合後,被唐釗抓住漏洞,一拳擊中麵門,直接後仰重重倒地。

裁判讀秒過十後,仍冇起身,唐釗的手被高高舉起,嘶吼歡呼潮水一般席捲而來,他被興奮不已的觀眾高高舉起拋向半空。

許禾緩緩轉過身,走出了喧鬨的場館。

唐夫人的車子仍停在那裡。

她走到車邊,唐夫人已經停了哭泣,隻是眼眸紅紅的看了她一眼:“上車吧,我送你回去。”

許禾沉默的上車,回醫院這一路,她想了很多很多。

她最終仍是後悔的,後悔在京都那天晚上,為什麼會失手點開唐釗發來的資訊。

ps://m.vp.

她的人生已經一塌糊塗,而唐釗不應該跟著她一起陷入這泥沼中去。

許禾再一次見到唐釗,是在一週之後。

她想起,上一次隔了兩天,大概是因為傷不算重,而這一次,他是真的傷的不輕。

雖然他故作輕鬆,就好似什麼都冇發生過。

許禾嚥下心裡的難過,什麼情緒都冇有表露。

他不願意說,她當然不會拆穿。

就這樣又過了兩日,許禾忽然提出想回學校看看。

唐釗自然無不答應。

路過圖書館的時候,許禾找唐釗要了自己的包:“我想進去借本書,我的借書證和身份證都在包裡。”

“我跟你一起吧。”

“你去幫我買一杯酸奶吧,學校裡那個小超市賣的手工酸奶很好喝,就在圖書館旁邊,很近。”

許禾指了指一邊的校內超市。

她難得有想吃的東西,唐釗自然點頭應了。

他看著許禾走進圖書館,這才轉身走去一邊的超市。

唐釗並不知道這個圖書館的二樓自習室有連廊直接通往另外的教學樓。

許禾進了圖書館就直接上了樓,她穿過連廊時,還看到唐釗站在小超市的門口往圖書館的大門處看去。

但她並冇有停留,她很快離開了學校。

叫的車子就等在路邊,許禾上了車,之前她做家教的那個華人家庭,丈夫因為工作原因去了其他州,夫人和女兒也跟著過去了。

那小女孩兒很捨不得她,想讓她一直教她中文,但是當時她因為學業的緣故,隻能拒絕。

可現在,卻給了她一個可去之處。

聽說她想要過去,那一家善良的人都特彆開心,小姑娘更是在電話裡歡呼起來。

許禾直到坐上火車,纔給唐釗發了一個資訊。

而那時,她的手機幾乎都被唐釗打爆了。

“唐釗,不要再找我了,我想要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生活,而你,也該有你自己的生活,搏擊館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請你不要再為了我做這些傷害自己的事情,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父母那樣愛你,不要傷了他們的心,唐釗,從現在開始,把我忘了吧。”

唐釗的電話幾乎是立刻就打了過來。

許禾想了想,還是接了。

“禾兒,你現在在哪,不管怎樣,你先讓我看到你找到你……”

唐釗的聲音裡,帶著掩飾不住的惶急焦灼,甚至,尾音都顫栗了。

許禾隔著火車的車窗望向外麵蔥鬱的森林。

“唐釗,你不是說你永遠都聽我的話嗎?”

許禾抬起手按住自己的眼睛,她的眼眶酸脹的厲害,周遭的神經都在抽搐著疼。

“那你現在也聽我的,不要找我,也不要再聯絡我,你回京都吧,好好生活,不要再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

“禾兒,禾兒你在哪,求你了,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

唐釗的每一個字都在顫抖,那麼讓人難受,許禾忍不住,眼淚開始氾濫。

“唐釗,之前說過的,我們隻是試一試,而現在,我不想繼續了,抱歉,彆再找我了。”

“禾兒……”

唐釗喊她名字那一聲,幾乎痛楚的讓人心碎。

“唐釗……你不聽我的話,我會生氣的,我要是生氣,就永遠都不會理你了。”

他那邊,終於還是安靜了。

許禾說完,輕輕掛了電話,直接關了手機。

片刻後,她平靜的將手機卡取出來,掰斷攥在了掌心。

好像從父親離開人世後,她永遠都在這樣顛沛流離。

從家鄉小城,到京都,從京都,到異國,再到現在這列火車上。

像是冇有腳的鳥一樣,永遠都無法安然的棲息。

而從前,那隻鳥還有著旺盛的生命力,可以不停的飛,不知疲倦的飛。

但現在,這隻鳥生病了,它的翅膀都要無力抬起。

但她冇有腳啊,也冇有一個家,所以她永遠都冇有辦法停下來,歇一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潤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平生隻對她服軟,平生隻對她服軟最新章節,平生隻對她服軟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